宜兴市工程机械网

当前位置:主页 >> 工程机械厂家

【推荐】威马汽车大股东变更或于上市准备有关最快本月底宣布

发布时间:2023年01月16日    点击:[1]人次

近日,威马汽车科技集团有限公司进行了大股东变更。

天眼查信息显示,原大股东威马智慧出行科技(上海)有限公司从威马汽车股东中退出,新增股东为苏州威马智慧出行科技有限公司。苏州威马智慧出行科技有限公司持有威马汽车科技集团有限公司100%的股份。

从接近威马汽车的相关知情人士处获悉,这一股权变动与威马的上市准备有关。该知情人士透露,苏州当地政府未来会给予威马更便利的上市条件,威马目前正在为谋求IPO做大力的准备。最快在本月底,威马将有相关信息公布。

威马汽车的新晋大股东——苏州威马智慧出行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今年8月30日,法定代表人为周晨,由威马智慧出行科技(上海)有限公司100%持股,经营范围包括智慧出行科技、新能源智能汽车领域内的技术研发、技术转让及汽车零部件的销售等业务。

据彭博社此前报道,威马汽车目前正在寻求全球投资者的融资,募资额目标最多达10亿美元。此次融资以海外为主,主要用于术研发、品牌推广、用户服务及渠道拓展。

今年3月,威马汽车已完成总额30亿元人民币的C轮融资,该轮融资由百度集团领投,太行产业基金、线性资本等参与投资,融资将主要用于用户体验与技术研发。截至目前,威马汽车累计融资金额已近230亿元人民币。

在C轮融资后的采访中,威马创始人沈晖向媒体表示,融资不会成为威马汽车的生存方式,该公司暂时也不需要新一轮的融资,“从今年开始,我们的目标将会调整为自我造血来实现发展,并在明年实现盈利。”

另外,近期威马与吉利汽车的商业侵权案也备受外界关注。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官开庭公告显示,该案将于9月17日在上海高院进行审理。该案原告为浙江吉利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浙江吉利汽车研究院有限公司,被告为威马汽车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等四家威马系公司。

威马汽车相关负责人向澎湃表示,威马很有信心打赢这产官司,吉利对于威马侵害商业秘密的指控以及21亿元的诉讼标的额均毫无根据。

“威马汽车是2015年成立的,一些主要高管也是2015年左右离开吉利的,当时市场上还没有正向研发的纯电动SUV,何来威马EX5抄袭吉利GX7的说法?”上述负责人向澎湃指出。

他认为,吉利汽车起诉威马汽车的主要目的,是想通过法律手段对创新势力进行打压,阻碍威马的发展进程和上市的节奏。

威马汽车成立于2015年,是国内造车新势力的代表之一。首款量产车威马EX5从去年开始进入了交付阶段。值得注意的是,威马汽车包括创始人沈晖在内的多名主要高管均有吉利汽车的从业经历。

据吉利汽车此前的说法,曾任吉利集团副总裁、吉利成都制造基地总经理的侯姓高管,在2018年离职时带走了吉利SUV车型GX7的全部资料。这名侯姓高管和其团队核心成员随后加入了威马汽车,并在此基础上研发出了威马首款车型EX5。

吉利起诉威马,一口气索赔21亿!威马还能抗的住吗?

近几天威马沈晖的一封家书,频繁出现在络上,大致内容很正常,都是关于组织架构调整,人员任职方面的问题。

但是把图片拉到最后“同学们,请保持我们的勇敢和坚毅,哪怕误解重重,哪怕粉身碎骨,哪怕万劫不复!我们都要坚持为用户创造价值!”总感觉哪里不对,造车、卖车至于到粉身碎骨的地步吗?

其实,并没有那么夸张,但对威马来说,最近确实太难了。上周曝出,在《2018年中国法院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状况》白皮书中,人们发现了吉利诉威马侵害商业秘密的纠纷案,诉讼标的额21亿元。

此案将于今日(9月17日)开庭,如此大的数额,最终如果定案对于威马来说,会是一个巨大的打击;如果案件拖沓太久,对于其将要进行的D轮融资应该会有一定的影响,所以威马下半年的步伐很可能不如上半年那样顺利。

气急败坏,还是商业侵权?

8月底,新京报消息称,浙江吉利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与威马汽车的侵害商业秘密纠纷案将于2019年9月17日正式开庭。事实上,2018年吉利便已提交该诉讼申请,后因管辖权异议导致案件开庭持续延缓至今。此事一被曝出,瞬间引起了各行业的关注,主要原因还是因为此案诉讼标的额高达21亿元。

要知道,之前国内已判决的侵害商业秘密案中,法院最高判的赔偿额为3500万元。拿大家最为熟知的案件来说,捷豹路虎在今年3月,赢下了与陆风X7拉锯三年的官司,赔偿额仅为150万元。相比之下,吉利与威马的官司确实要更直接一些。

目前,双方均未对这起知识产权纠纷案的具体原因、细节予以公布,但威马汽车的创始人团队与吉利汽车的关系确实较为密切。威马汽车创始人兼CEO沈晖,曾任吉利控股集团董事兼副总裁、沃尔沃汽车全球高级副总裁兼中国区董事长,吉利汽车可以算是沈晖的前东家。

威马汽车联合创始人、品牌战略副总裁陆斌也曾任职吉利销售公司副总经理,在职期间完成了吉利子品牌整合和经销商络建设;威马汽车首席财务官CFO张然曾担任吉利执行董事,负责吉利财务管理、内部控制、基础设置装配以及汽车金融体系管理;威马汽车联合创始人兼董事的杜立刚也曾参与过吉利并购沃尔沃谈判团队;担任威马汽车董事、首席运营官的徐焕新也曾任职沃尔沃,并主导过新能源技术的开发。

据新京报的文章称,2016年,沈晖曾在一次采访中对媒体表示,威马汽车拥有核心员工200多名,其中大部分都是他以前的同事。

人才流动在各行各业都早已司空见惯,而吉利与威马这一次的诉诸公堂,很可能也是由“人才流动”而起。但究竟是跳槽导致的气急败坏,还真的是商业侵权,都得等到开庭审理以后才能知晓。

不过就人才流动而引起的商业纠纷,在汽车圈并不算少数,特斯拉指控其自动驾驶团队的前工程师曹光植窃取商业机密,而曹在小鹏汽车主要就负责开发自动驾驶技术;还有被称为“国内无人驾驶第一案”的百度和景驰,最后景驰加入了百度Apollo开放平台。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老东家都很不开心,在这个人才稀缺的时代,高端人才流失的打击都会在无形之中起着影响。他们要么去了竞争对手那里,要么自己创造一个竞争对手,每次的流失都会在潜移默化当中,干扰着自己的生存环境。

截然相反的上下半年

今年上半年,威马应该是最开心的新创车企了,累计交付8548辆新车,跻身新创车企第一名。除了发展电动化,今年上半年,威马汽车在智能驾驶方面布局也在进步,从美国CES展到亚洲CES展,威马都与百度携手,展示了自动驾驶部分功能和前瞻思考。另外资金方面,威马也于今年3月刚完成了30亿元的C轮融资。

但到了下半年,威马很可能要步入另一个境地了。7月份,威马EX5的销量大幅滑坡,单月销量仅为601辆,截止7月底威马只完成了年度目标的9.14%。紧接着威马还要迎来D轮融资,侵害商业秘密纠纷的诉讼案向来很持久,如果过于拖沓,对于其融资来说会是一个不利因素。威马能不能应对好这场危机,还要看看其企业的综合实力了。

就此事,威马与吉利都给出了一定的回应,吉利表示以法律判决为准,威马表示始终坚持正向开发。但最终结果如何,还得在开庭以后才能得知。亦或许最终吉利与威马握手言和,毕竟这种情况也不是第一次出现,百度和景驰就是个例子。

蒸烤一体机

集成灶

代理加盟集成灶

集成灶知名品牌